黑洞照片折射版權保護“盲區”

閱讀量:785|2019.04.17

當人們正在歡呼可以通過照片一窺5500萬光年外的黑洞真容時,視覺中國卻因這張照片掉入了輿論的“黑洞”

眾人對視覺中國進行口誅筆伐的原因是其在官網“宣稱”已經買下黑洞照片版權。隨后,國家版權局表示,已把圖片版權保護納入即將開展的“劍網2019”專項行動,將進一步規范圖片市場版權秩序。

有專家表示,此次事件本來是視覺中國商業經營亂象的問題,卻引發了公眾對著作權收費機制的質疑。“此次事件不應該損害我國來之不易的保護知識產權的社會共識。經過此次事件,先授權,再使用,應當成為每個人腦海中根深蒂固的意識。”中國人民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副院長、中國知識產權法學院研究會副會長郭禾這樣評論道。


應當譴責的是經營亂象

4月11日,有網友發現視覺中國“買下”了黑洞照片版權,并對該照片的商業使用行為收取版權費用,這引起業界的廣泛質疑。視覺中國隨即發布聲明稱,黑洞照片屬于歐洲南方天文臺(ESO),視覺中國通過合作伙伴獲得編輯類使用權。不過,這一說法很快被否定。有媒體就此事向歐洲南方天文臺求證,獲得明確回復稱,“根據ESO圖片版權條例規定,視覺中國或任何其他公司在清晰標明圖片來源后,都可以使用黑洞照片,甚至用于商用,但這并不意味著版權的轉讓。視覺中國將所謂的‘授權’視為他們可以在中國境內銷售這張圖片的版權,并從中牟利,這種行為顯然不合法。”

一句刺眼的“不合法”,引來大眾對視覺中國商業經營合理性的質疑。據媒體披露,將不是自己權利的作品當做自己的作品,視覺中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視覺中國憑借市場壟斷地位,一方面長期以低價收購圖片版權,甚至將大量海外開放版權的圖片“據為己有”,再以高價出售;另一方面大行“碰瓷式維權”,動輒高價索賠或要求簽訂圖片使用包年合同,以高壓態勢構成權力濫用之嫌。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知識產權中心主任、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李明德認為,不能否認視覺中國在以往圖片版權保護工作以及中國版權保護事業中的推動作用,視覺中國可以將圖片作品進行商業利用,但只能針對自身擁有權利的作品進行經營。

“以授權管理之名,行侵犯他人著作權之實;借以維護圖片產業版權秩序,謀求不法商業利益。這是視覺中國自己埋下的“炸彈”。我們應該嚴正譴責不法商業經營行為,而不是動搖對著作權保護機制的社會認同。”郭禾這樣說道。


需要明晰的是權利界定

4月11日,共青團中央官方微博發問視覺中國:“國旗、國徽的版權也是貴公司的?”,并附有視覺中國網站上傳的國旗、國徽矢量圖,其圖片使用說明顯示,編輯圖片如用于商業用途,需要支付版權費用。隨后,鳳凰網、蘇寧、新浪、海爾等知名企業也紛紛表示支持。社會輿論一派“天下苦視覺中國久矣”的態勢。

“我擔心很多擁有版權的圖片被輿論推向不能收取版權費用的境地,這可能對攝影作品權利保護帶來很大打擊。”一位資深體育賽事攝影師對記者表達了他的擔憂。

“視覺中國事件發酵至今,我們最應該探討的是著作權保護與傳播的權利平衡點,及時向公眾普及什么樣的圖片擁有版權、哪些圖片可以收取版權費用,以幫助更多人走出圖片使用誤區。”郭禾表示。

郭禾梳理了此次視覺中國事件中涉及的圖片版權誤區,主要有四點:第一,黑洞照片因其特殊的制作過程,是否屬于作品還有待確認,針對任意一張圖片標記版權標志后即視為擁有相關權利,這種做法在司法實踐中并未得到普遍認可,有侵權之嫌;第二,國旗、國徽產生的所有權利歸國家所有,屬于公法范疇,無論是給國旗、國徽標注版權,還是在著作權法等私法范疇內討論侵權,都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第三,與企業商標矢量圖不同的是,拍攝含有企業商標的室外建筑可構成二次攝影作品,攝影作品想要展示的內容往往與商標想要傳遞的商業信息不同,不一定構成侵權;第四,肖像權與攝影作品著作權的沖突需要區分公共人物和普通公眾。


亟待健全的是保護機制

4月12日,國家版權局在官方微博上就視覺中國事件表態:“國家版權局重視圖片版權保護,依法維護著作權人合法權益。各圖片公司要健全版權管理機制,規范版權運營,合法合理維權,不得濫用權利。國家版權局已把圖片版權保護納入即將開展的‘劍網2019’專項行動,進一步規范圖片市場版權秩序。”目前,視覺中國已關閉網站開展整改,對不合規圖片全部下線處理,依法依規接受天津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的處理。

圖片產業保護機制的健全并非一朝一夕,需要社會各方合力共促。華東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王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版權保護的基本原則是“先授權再使用”,企業組織或個人在尋求著作權許可時,最好直接從著作權人處或者相應的集體管理組織獲得許可,如果選擇通過中介機構獲得許可,可以要求對方出具相應的證據,證明其已從原始著作權人手中獲得授權,能夠發放許可。許可鏈條應當是一環扣一環、完整、清晰的。

此外,王遷認為,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應加快開展攝影作品著作權的集體管理活動。依據《著作權集體管理條例》的規定,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可留下一定比例的管理費用,其余收取的許可費則都需要分配給攝影作品權利人,這樣就可以降低攝影作品作者對收入分配不公平的疑慮;圖片使用者向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尋求許可也更加便捷有保障。郭禾則認為,將著作權管理保護交由市場行為并非不可行,但是要在不影響市場動力的前提下,進一步探索如何加強市場規制。

攝影著作權協會(下稱攝著協)副總干事朱寶祺告訴記者,攝著協將以此次視覺中國事件為契機,積極探索創新攝影版權維權機制,正面引導和組織攝影界開展版權保護討論,切實增強攝影人自律和維權意識。人民網也面向全國黨媒平臺發出倡議,全國主流媒體應盡快建立圖片采編、使用和版權交易聯動機制,探索新模式,搭建更為高效的圖片管理服務系統;同時要加強圖片版權認證及交易亂象輿論監督,高效配置社會公共資源,把擁有大量優質圖片資源的機構平臺組織起來,助力圖片版權交易市場持續健康發展。

當我們重新審視視覺中國事件,不妨將其視為中國圖片產業版權保護實現長足進步的一個重要踏板。

文章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泰山传奇登陆